Last Friends (續)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四, 7月 31, 2008 with No comments

所以宗佑其實夠聰明,聰明到可以了解自己心理上有問題,但是沒有聰明到能夠解決問題。他其實也知道用暴力無法解決他與美知留之間的問題,也懷疑他其他激烈手段能夠達到的效益,所以不斷的加碼或調整。不過面對美知留時,他沒有辦法克制暴力的衝動和控制慾,因為暴力這是他唯一能暫時解決問題的管道。所以理智面與野獸面產生了衝突,他清楚自己的目的是什麼,但看到美知留痛苦的答應和他在一起時,他徹底絕望了。因為他達到他的目的,美知留回來跟他在一起了。但是他也沒有達到他的目的,因為美知留很不快樂。

他其實本來多少意識到這一點。但直到這個時候他才面對這個事實。看著美知留在 share house時,快樂的情形,對照美知留和他在一起時的痛苦。之前還對於自己處理問題的「方式」抱持些許希望,現在徹底絕望了。理智上來說,放美知留走就可以了,但他也清楚知道自己沒辦法克制自己的控制慾,還是會繼續暴力。所以,他唯一能想到克制自己的方式,就是讓自己的心跳停止。

這有點像是「充氣娃娃之戀」的感覺一樣,宗佑是一個心理變態,但他和正常人真的有差那麼多嗎?如果內心深處像宗佑一樣,藏著這樣的猛獸,正常人會怎麼處理呢?能夠奮鬥到成為公務員,能夠在冷靜時結束自己生命,已算是很善良了。他在笨一點的話,其實可以選擇繼續加碼傷害,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要讓別人得到。

當然這是日劇用比較浪漫的觀點來說這個故事。

一般的觀點也許就是說宗佑這種人不值得同情。不過也得要有能力去同情、同理他,才談得上要不要、值不值得同情這回事。其實就像是獅子,天生有吃肉的慾望。所以他會抓可憐的兔子來吃。但是從大自然的角度來看,也沒有什麼對不對的,因為獅子天生就是這樣。如果這個獅子被灌輸了人類的價值觀,覺得自己很血腥殘忍。那麼,他的理智與慾望產生了矛盾,就像宗佑那樣,那他就生病了。獅子除了自殺外,沒有其他的方法克制自己吃肉的慾望。(除非是用更浪漫的方式,比方悠遊白書裡苦行的方式克制自己,或者吸血鬼用血清替代品這種幻想的產物。)

說野蠻殘忍,人類還更可怕。人類殺害動植物的理由,還不如獅子那樣不得已。話雖如此,但如果身為兔子,看到獅子,也還是要跑。要跑這件事情,無關於是否認同獅子。不需要因為害怕自己認同獅子,而不敢去理解獅子的心態。了解獅子的心態,反而更能幫助兔子逃脫。

美知留的情形又是另外一回事。過去我看到這種案例,覺得原因除了笨外,可能是因為受害者極端需要愛及重視,而施暴者能提供受害者這樣的感受。但看了 Last Friends 之後,有另外一個想法。美知留沒有那麼笨。她很清楚宗佑的暴力是很難改的,從第一次被毆打後,就知道了。她難以離開宗佑的原因是,她很同情宗佑,進而很可憐他。有點像是小白兔逃離獅子魔爪後,卻很擔心獅子餓肚子那種感覺。

美知留因為自己的成長背景類似宗佑,所以了解宗佑害怕寂寞的心情。她和宗佑一樣,也想要讓別人不再和自己過去一樣可憐。當然,小白兔因為同情獅子,而讓獅子吃掉,你可以說她笨,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也可以說是很高貴。美知留不是完全沒有抵抗或逃跑能力,她是放棄抵抗。因為她對於宗佑的不安與寂寞感,能夠感同身受。所以她逃走後,一直對宗佑感到抱歉。從外人的角度來看,她有絕對正當的理由分手。但從她的角度來看,她一個人變得更幸福,留下宗佑一個人更加孤單,她覺得這樣對不起宗佑。在她眼裡,宗佑與其說是一個施暴者,還比較像是一個哭鬧的小孩。在她眼裡,抱頭蹲著的宗佑,還是當年那個被媽媽拋棄的小孩。

這個一樣是個浪漫化的版本。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