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國之謎 (3)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三, 6月 14, 2000 with No comments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就在剩下最後的十五分鐘的時候,ㄈ高興的大喊:「我知道了!」
正在打瞌睡的國王,被ㄈ的大喊驚醒了,說:「你的辦法最好有效,否則你要為了吵醒我而付出代價。」
ㄈ繼續大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終於知道了,這三個人都是誠實國的人,而且,根本沒有公主,對不對?一定是剛才問路的時候,被路人騙了,這裡其實是說謊國吧?還是我在作夢對不對?」
接著,ㄈ就狠狠的打了自己兩巴掌,想把自己打醒,發覺沒有效果,又更用力的打了兩下,還是沒有用,竟然一頭往王宮的大柱子撞過去,由於長時間耗盡心神的思考,又看到許多人枉送性命,心力交瘁,ㄈ這一撞居然就這麼一命嗚呼了。
看來,我們只能把希望放在ㄉ身上了。
這時,ㄉ開口了:「好吧,看來只有靠我自己了,我的方法是,我問他們第一個人:『你是誠實的或你會回答「是」,是不是?』如果他是誠實的,他一定會回答是,如果隨便答,那就不一定。」
國王問:「那如果他是說謊的呢?」
ㄉ說:「他會無法作答,由於『你是誠實的』這個敘述對於說謊的人來說是錯的,所以回答的關鍵在於『你會回答「是」』這個敘述是否成立。我們現在要說明,不管說謊的人不能回答『是』,也不能回答『否』。
   假如他回答『是』,那『你會回答「是」』這個敘述就成立了,那整個問題的正確答案就是『是』了,但他要說謊,所以他就得回答『否』,但前面已經假設他回 答了『是』所以矛盾。  假如他回答『否』,那『你會回答「是」』這個敘述就不成立了,那對於整個問題來說,由於他既不是誠實的人,也不是回答『是』,所 以真的答案就是『否』了,這樣,說謊的人又說了實話了,同樣也是矛盾。所以了,說謊者只能選擇不回答。」

國王說:「好吧,如果他回答否,那你可以知道他是隨便說的,剩下兩個人一定一個是說謊的,一個是誠實的,很容易就能分辨出來。如果說第一個人不回答,就一定是說謊的,那你分辨怎麼把剩下的兩個人哪一個是誠實的,哪一個是隨便說的?」
ㄉ說:「那我就問第二個人,『你會回答「否」,是不是?』,第二個人如果是隨便說的,當然可能回答是,也可能回答否,不管怎麼樣,他總 是會回答。但如果他是誠實的,那他回答『是』的話,他說謊,回答『否』,也說謊,所以他也只能不回答。由此一來我們很容易的就可以知道,第二個人如果回 答,就是隨便說,如果不回答,就是誠實的。第三個人我們也不用問他了,他一定就是剩下的那一個人了。」
國王又問:「那如果第一個人回答『是』呢?」
ㄉ接著說:「那他可能是誠實的或者隨便說的,那我們就把問第一個人的問題再問第二個人一次,同樣的有三種情形。如果他回答「否」,那他 一定是隨便說的,那第一個人就一定是誠實的了,第三個人也不用問了。第二種情形是第二個人回答『是』,那第二個人也可能是誠實的,也可能是隨便說的,總之 第三個人是說謊的,我們只要問他第一個人是不是誠實的,就可以確定前兩人的身份了。如果第二個人不回答,那我們第一個人就當作白問好了,很明顯的,第二個 人就是說謊的,我們只要把剛才那個問題:『你會回答「否」是不是?』問第三個人,就可以確定三個人的身份了。」
國王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也真難得你能想到以利用邏輯上的矛盾,使得他們被迫不能回答,然後又構造出一個如此巧妙的問法,還真是不簡單。」
ㄉ鬆了一口氣:「多謝國王一口氣。」
國王又嘆了口氣說:「今天已經殺太多人了,看你的表現還不錯,就這樣算了吧。但是,又不能讓你出宮之後到處亂說今天的事,好吧,你可以選擇,把舌頭割掉、逐出宮呢,還是要關進大牢終身監禁?」
ㄉ不平的說:「國王,我不是已經解決了您的難題嗎?不是依照規定要把公主嫁給我嗎?」
國王笑了笑:「你那也算解法?首先呢,你怎麼麼知道他是不回答的?如果他半小時之後才回答,你在二十九分鐘的時候怎麼知道他是不回答 呢?還是還沒回答?,如果又過了兩天,他還沒有回答,你又怎麼知道他是還沒回答,還是不回答?總之,你必須等到無窮久之後,才能在邏輯上確定他是不回答 的,那你又怎麼有時間再問第二個人?又有什麼時間判斷呢?
國王說:「當然也不是一定要等到無窮久的時間之後才能確定一個人是不是不回答,比方說如果你把你剛才的問題,同時問他們三個人,那你 可以等到兩個人回答之後,就能知道第三個人一定是不回答的。你可以試試看,是不是能設計出更巧妙的問法,避開必須無窮久的這個問題。我想,是不大可能有辦 法的。而且呢,這還不是你的方法的唯一問題。另一個問題,是你詢問的過程中,有問到第三個人,第一個人是不是誠實的?是不是?」
ㄉ說:「是的。」
國王說:「可惜呢,他們三個人,除了知道自己的身份外,也不知道另外兩個人的身份,所以呢,你的辦法還是行不通。所以呢,你是要選擇割掉舌頭呢?還是關進大牢?」
ㄉ說:「國王,等一等,我還有一個辦法,這個辦法一定可以解決,請再給我一個機會。」
國王說:「好吧,可是,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ㄉ說:「我要問的問題,是『你回答這題的答案,跟問你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出來的答案是一樣的,是不是?』」
國王說:「要問哪一個,還是一起問?」
ㄉ說:「我要問的人,是能夠回答我這個問題的。」
國王哈哈大笑說:「不錯不錯,還真有巧妙,不管誠實的人還是說謊的人,都無法回答你的問題,但更巧妙的是能用選人的時機來偷偷問出誰是隨便說的。」
笑容立刻又收了起來:「很可惜的,姑且不論你這樣偷偷問有沒有違規,你要找誰來幫你選人?又怎麼知道誰知道他們的身份?他們誰是誰連本王都搞混了,又有誰來幫你選人?你這樣是行不通的。你果然又浪費了我的時間了,所以呢,你也不用選要割舌頭還是關大牢了。」
就在國王的命令下,ㄉ也失去了寶貴的生命了。
難道故事就這樣結束了嗎?
當然是不可能的。
那接下來難道是國王來做講解嗎?
這當然也不太可能,因為這樣的話,依照國王的規定,他就要把自己的女兒嫁給自己了。
現在時間止剩下了五分鐘了,但是,連ㄉ都死了,剩下多少時間還有意義嗎?
這時,突然聽到:「讓我來解答吧,國王。」
是誰?難道是之前枉死者的冤魂嗎?如果是這樣,國王得把女兒嫁給冤魂,難道,國王的報應來了?
請看完結篇。
Catego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