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乘捷運

Posted by TJ Wei on 星期一, 5月 25, 1998 with No comments
到現在為止,搭乘台北捷運的次數相當的稀少,屈指可數,正確的數字應該是三次的樣子。第一次是專程為了嘗試捷運,第二次好記不太清楚了,應該是因為捷運蠻方便的樣子,第三次就是前一陣子,是我首次晚上搭乘捷運的經驗。

  和我相當熟悉的搭乘公車的經驗比起來,坐捷運似乎和坐公車的感覺有點類似,但也有許多不同。全自動機械化的收票方式,漂亮能遮雨的等車 環境,擔心走的太慢被機器門卡住的緊張感覺,身為能夠享受現代化快速大眾交通工具的文明人的優越感,在特別架設的高架橋上,完全不用擔心會塞車的輕鬆感, 都令人覺得新鮮帶著一點興奮。

  那天,列車來了之後,首先第一個問題是,有好多車廂,要選擇上哪個車廂呢?如果人很多很擠那就不會考慮那麼多了,擠上就好了,但我不 會在尖峰期人擠人的時候去湊熱鬧搭捷運的,現在人不很多,至少三個車廂可以毫不費力的搭上。以前搭公車的時候,雖然偶而也會有兩三輛車同時來,但機會並不 大。火車的話要不然有劃位,要不然就算上了一節不想上的車廂,你還有機會走到另外一個你比較喜歡的車廂。這算是捷運的一個設計上的缺失。

  不過這種經驗還不算還全陌生,就用以前選擇同時來的公車的準則,選擇人數較少的一節車廂上去就可以了。

  車廂內剩的座位不多,大概三四個,差不多和上車的人差不多,我順利的坐到了一個左邊靠窗的位置,相當自然的頭左轉四十五度,準備欣賞窗 外的風景。嗯,不對,看不到什麼風景,車廂內的燈光非常明亮,現在天色已暗,加上這一帶沒有那麼的繁榮,外面燈光不多,相較之下相當的暗,再加上車在高橋 之上,與其他的景物有一段距離,所以能看到的景物相當的有限,實在沒有什麼可以看的。不過呢,現在車內靠窗的人,卻大多仍然向窗外望去,也不知道他們能看 到什麼我無法看到的東西。

  既然轉頭向左四十五度無趣,那就沒有必要繼續維持這種不自然的姿勢了,那就轉回到原位好了。前面坐著一個大約十七八歲的少女。和公車 不同的,捷運的座位是一列向前,一列向後的兩兩相對,你的前面就是等於是你的對面。兩兩相對的位置距離並不很大,這也還算是合理的設計,這樣可以方便相對 的兩人交談,不用使用太大的音量。但現在,面對的兩人互不認識,在這近距離之下,面向前方,感覺上就像是一直瞪著對方看一樣,根據人類一般的社會規範和生 物特性,瞪著別人看,不太禮貌,而且帶有侵略性的意義,但在這種距離下,要避開這種嫌疑相當困難,而且對面的少女穿著涼快,身材豐滿,像我們這樣的讀書人 自然瞭解不宜維持這樣的狀態,所以很自然的把頭往下一低,應該可以簡單的化解這樣有點尷尬的狀態。沒想到往下四十五度,眼光很自然就投向該少女因為穿著短 褲而露出的大腿之上,這樣雖然比剛剛的狀況要好一點,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而且我也很快的瞭解,只要我面向前方,不管頭的仰角多少,只要盯著一點看,總是 不恰當,若是一直改換方位,反而會更加引人注目,總不能抬頭看著天花板吧?

  只好把頭向右轉了一點角度,這樣,雖然不免目光有時仍然會射向坐在右前方之人,但一來距離已經較為遠了點,二來也可以選擇合適的空 隙,不會直視他人,算是個可以放心的位置。右前方坐著一個中年婦人,也許我是太敏感了,覺得他發現我轉向這裡時,略有怒容,難道我又犯了什麼社會禁忌?應 該不會吧?這個姿勢可是經過我的深思熟慮之後才做的。等一下,這個動作本身還好,但是當其他所有靠窗坐的人,都望著窗外的時候,你一個人偏要逆其道而行, 反方向而看,難免令人猜疑,沒什麼也變成有什麼了,況且現在社會上變態那麼多,表面上又不容易看出來,從你怪異小動作來懷疑你,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沒有辦法,只好又回向了左方四十五度,雖然有點進退失先,但也無可奈何,看著窗上反射車廂內的影像。

Categories: ,